我的生涯導航
3年前私立大學企管所畢業後,阿傑正徬徨著,不知如何還清10多萬的...more
生涯會客室
您好 我是要大三的學生,我在考慮到底最近要不要考轉學考,現在的 ...more
行家經驗談 >達人分享 回上一頁
不怕沒工作,就怕工作找上門
2008/9/6

體制外的總編輯 張芳玲
25歲,當職場人戰戰兢兢努力往上爬時,她已經是個總編輯。這個頭銜她當了很久,也為自己的夢想丟棄過,但是,從小立志當作家,喜歡寫作,在工作上只有兩種身分──不是自由工作者就是總編輯。

【文章來源:Career就業情報】她,高中二年級的時候,就立志要當作家,於是就這樣「順理成章」的,揮別了學校的生活,進入了職場。現在,她是晨星出版社子公司「太雅生活館」出版社的總編輯。
  其實,她當總編輯已經是多年的歷史。56年次、牡羊座的她,在25歲時,就已擁有很多職場文化人夢寐以求的總編輯位子,但張芳玲在自己近期出版的《女人卡位戰》一書中,卻偷偷地洩密,說她從當總編輯開始就想轉行。

對抗體制的工作狂
  於是,就像年少時的抗拒體制,她兩度從高薪職位出走,一次去美國紐約、一次遠赴歐洲。她的行動可說是既豪邁又率性,但這對認識又理解她個性的人而言,卻又是那麼「理所當然」。
  五月中旬的一個午后,天氣溫熱的讓人昏昏欲睡,從市民大道一路飆車來到「太雅生活館」,頗令人意外的,這家名為「生活館」,出版品著重生活資訊的公司,座落地點和擺設亦十分「生活」,就像住家般給人「生活」的感觸。
  張芳玲出面迎人,笑逐顏開,沒有總編輯的架子,也沒有資深職場人那種令人退步三舍的冷面孔。她端出了自製的冰涼飲料,給人就像來家裡作客般的感覺。
  她說,因為工作的關係,辦公室已是她另外一個家。有時,就睡在公司裡,所以她也為自己貼上了「女工作狂」的標籤,不過,另一個原因是,「妞妞」(她養的一隻古代牧羊犬)沒處落腳,只好窩養在公司,放假怕無人照顧,因此有時假日她也到公司。工作像生活,正是張芳玲最佳的寫照。

對人生抱著無限的可能
  張芳玲的「叛亂因子」,在高中時期就發作了。
  高中她就讀的是內湖一家私立學校。一年級她因緣際會加入編校刊的社團,當時的社團享有高中生嚮往的特權──不升旗、不上課,在這種優越的禮遇下,高二學期結束,一心想當作家的她,自忖當作家為什麼要唸大學?她又不愛讀書,也沒把握可以考上大學,於是編完校刊就辦休學了,「而家人也沒反對」,她說。
  休學在家的日子,正是國內新浪潮電影風起雲湧的時期,對人生抱持無限可能態度的她,於是加入了當時由李行負責的片商公會所開設的編導班,學習拍電影。之後,為了一圓電影夢,她跑到一家以藝術電影為號召的MTV打工,「我當一名服務生,一個月才萬把塊錢,但卻做得興味盎然,像拼命三郎似的。工作認真的程度,讓雇用我的老闆以為我別有企圖,可是當時我的目的單純得不得了──有免費的電影可看,而且最重要的是,喜歡這份工作!」說到這裡,張芳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  不過也是這股傻勁,當香港太陽系影響雜誌社要到台北辦雜誌──台灣版的《號外》雜誌,她有編輯經驗又懂電影,立刻就成了不二人選,她在那兒做了10個月的執行編輯。
  「之後,在台灣所謂的個人工作室、free-lancer還不是那麼風行及普遍的時代,我從離開《號外》雜誌,就開始做free-lance的工作,直到1992年夏天到樺舍文化。」然後她眼睛發亮,興奮地述說過去林林總總豐富的寫作與工作經驗。
  「奇怪的是,像我這種脫離體制的怪胎,工作就是會自動找上門!」她用自諷但意在謙虛的口吻,提到過去為報章雜誌寫的專欄。

喜歡寫也不停的寫
  果然不同凡響,張芳玲在自由工作者的階段,最高紀錄同時在八家媒體撰文,替《BAZZAR》、《ELLE》、《君子》雜誌寫人物,為《柯夢波丹》做兩性專題、在《中時晚報》闢環保尖兵專欄、《自立晚報》有酒吧系列巡禮、為《大世界雜誌企劃撰寫藝文單元,《時報週刊》則有生活情報單元,專門介紹吃喝玩樂的新玩意,她用史翠齡、龐德的筆名,卯足勁的寫,大過作家的癮,忙得不可開交。但龐大的工作量,每月只有二萬元出頭的收入,扣掉交通費,真正落袋的,算算並不划算,所以她又重回職場,結束一年多「自己當自己老闆」的日子。
  1992年,25歲的那年夏天,張芳玲上任樺舍文化機構企業刊物代編部門編輯總監,做起了總編輯的工作。不是e世代,在當時電子新貴未出籠,像她這樣的年紀,擔任這樣的職位,令人有異類的感受。
  在樺舍文化機構前後五年期間,她負責代編了15 家企業的刊物,如華信航空、華航、賓士汽車、BMW、VOLVO汽車、中國信託、ATT流行服飾、全錄、ICRT電台等。這些企業當中,對口的公司不少是外商,有英國、德國,有新加坡也有香港等地,這樣的工作模式,對能力足夠但自我要求高的她而言,不可思議的,竟形成來自工作之外最大的壓力。
  只有高中肄業的學歷,看著部屬和合作公司的人員以流利的外文書信往來,或許是天性使然,亦可能是工作狂因子作祟,張芳玲為學好外文,毅然背起行囊,辭去工作,帶著40萬新台幣積蓄,前往美國紐約遊學半年,「徹頭徹尾」地休息,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。「當初合作對象的會議紀錄及往來的書信,我通通事後詳細研讀,不了解的就查字典,過去努力的痕跡,到今天都還留著呢!」她拿出有點舊痕的一張張紙,印證所言不假,上面密密麻麻的紅筆記號,足見當時她想要do something for myself 的毅力和決心有多篤定。
  返國後,張芳玲又回老東家「樺舍」待了一年多,但長期的同性質工作,竟讓她產生職業倦怠和乏味,於是她又選擇出走一途。
  這次地點則去了歐洲。(對於這部分,她未多做說明。不過從她的書中不難找出緣由,部分原因是關於女人特有的困惑──愛情!)

不斷駐足也不斷放逐
  一趟歐洲行之後,晨星在台北市成立子公司,張芳玲在1997年8月上任太雅生活館總編輯。老闆是舊識兼友人,以前未「玩」過出版書籍,如今老闆肯放手讓她盡情揮灑,她覺得又找到職場新天地,做得快樂得不得了!
  還會不會再去「遊學」?再當職場逃兵?「換個地方住住看,體驗各地異鄉,陌生的城市,住的改變,對個人成長或是將來的工作效率都是有幫助的,」她未直接回答,但說出個人感受,「多希望一年12個月,只工作9個月,另外那3個月可以完全的放輕鬆,不過沒有一個老闆會讓員工如此的。」說完她自己哈哈大笑!
  而工作之餘,張芳玲仍不忘創作,作品有《永遠的小虎隊》、《情怯曼哈頓》、《龍騰中國》、《偶像故事》、《螢幕小說》、《相約台中咖啡館》,及最近的新書《女人卡位戰》等。從她的著作中,或多或少都可看出昔日學電影編導存留的影子。
  「現在,覺得自己不寫東西會死掉!」張芳玲語出驚人,在5 月剛出新書,她又開始計畫下一個目標;至於出版社工作方面,亦是如火如荼進行,以每月要編著出版3本書定時程,作家的約稿都已敲定。
  個人新書《女人卡位戰》,她自己標榜是女工作狂寫給同「性」看的書,內容除了張芳玲職場經驗外,多數是個人工作職涯的觀察筆記心得。「說到工作上不愉快的事情,每個人都有一籮筐的經驗。奇怪的是,市面上有很多愛情的心理叢書,可是鮮少有人專為職場上受過傷害的人寫本心理治療的書籍。帶著傷痕過活的人,永遠不快樂,而職場上不像學校,沒有公正的仲裁者。」張芳玲就是觀察到這種奇特的現象,於是她以職場多年的工作遭遇,列出一到八級重量不等的「工作內傷」,與職場工作人分享。她說「有預防勝於治療的功用」。
  「尤其,在過去,職場上的倫理強調階級、年資,進入現代E世代,不到30歲,跳個幾次槽,不是副理就是經理,職場倫理重新洗牌。隨著時代改變,職場新遊戲規則變化更快,不管那個世代,都要有心理準備。」張芳玲最後為她身為女人,為女人寫書,寫出了她成為朋友公認是女工作狂的點點滴滴,說出了「大家相扶持」這樣的話。

 
回主題區| 上一頁| 下一頁| 頁|1